主页 > 八卦娱乐 >

人人网被卖 曾经的天涯、猫扑、西祠胡同现在还好吗

编辑:凯恩/2018-11-16 14:47

  一代人校内青春画上句点,2000万美元+4000万股票,人人网被卖,曾经的天涯、猫扑、西祠胡同现在还好吗

  1、人人公司旗下子公司北京千橡网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千橡网景”)同意将人人网社区平台业务相关资产以2000万美元的现金对价卖给北京多牛互动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多牛传媒”)

  2、2000万美元现金收购人人网之后,买方多牛传媒母公司Infinities Technology (Cayman) Holding Limited,同意按照双方认可的7亿美元买方母公司估值向人人公司发行相当于4000万美元的股份。

  也即,2000万美元现金+4000万美元买方母公司股份,人人公司终于将人人网社交平台从其业务板块中剥离出去。

  人人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一舟先生表示:“我很高兴为人人网社交平台业务找到一个新的归宿和起点。展望未来,我们公司将聚焦在那些基于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全球化垂直领域。”

  而他所说的基于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全球化垂直领域的业务,无非就是现在广告打的火热的人人二手车业务和没怎么听说过的SaaS(软件服务)业务。

  资料显示,人人网脱胎于校内网,2009年8月4日,校内网更名为“人人网”,作为85后、90后当时的社交阵地, 2009年起,一款小游戏——开心农场风靡全国,上亿用户参与的偷菜游戏。但当腾讯推出QQ农场后,归于沉寂。而就在今日,人人网终于被出售。

  2005年,王兴与几位大学生效仿当时的Facebook,创办了校内网,2006年年初校内网火了,竞争对手蜂拥而至,做同样的校园SNS(社交网络服务),根据王兴后来回忆,在这场竞争中,他当时对互联网的认知基本还停留在表层,照搬别人的理论(如六度空间理论),加上自身朴素的生活经验,未能在投资人面前清晰表达自己的想法,校内网始终没能够融到资。

  此时,千橡网总裁陈一舟出现,在陈一舟耐心沟通和不断提高的收购价格之下,团队做出转让决定,2006年10月26日,陈一舟对外公布,千橡与校内网达成收购协议,但未透露具体的购买金额。2009年8月4日校内网正式更名“人人网”。

  作为85后、90后青春时期的主要社交阵地,人人网在鼎盛时期,具有亮眼的用户群和活跃度。

  2011年5月4日,人人网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作为国内首家上市的互联网社交媒体平台,被称为中国的Facebook,本能够借助这一优势实现大规模的扩张和增长,然而却在此后迎来节节败退。

  或许从“校内”到“人人”,就已经是人人网的一个转折点。改名后的“人人网”,目标人群不再是校友类网站,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成为面向所有网民的社交平台,陈一舟的目的是拓展用户群体,进军白领市场,建设跨行业、跨年龄社交的网络巨头,从而扩展盈利空间,此举却使“大学生”失去了群体归属感,职场白领也并不买单。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人人网虽然拥有巨大流量但并没有能通过SNS盈利,在利益的驱动下,人人网后期开发设计的产品,导致站内广告泛滥成灾,用户体验越来越差,由于战略调整,替换站内信而推出的人人小秘书,本应作为官方通知的账号,却成了广告的集中地,用户进一步流失。

  2014年,陈一舟盯上互联网金融热潮,并推出了人人分期和人人理财两款产品,资料显示人人分期定位于为用户提供分期购物的平台,供货渠道为京东、天猫、唯品会、苏宁、亚马逊等一线电商。

  如今打开人人分期的官方网站,新用户注册入口消失在首页;商品购买页中也无下单选项,手机端也是如此。

  2017年人人公司又涉足二手车销售业务,虽然起步较晚但已成为公司营业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人人公司公布的2018年未经审计的二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净营业收入为1.35亿美元,较2017年同期增长582%,而二手车销售收入就为1.227亿美元,占净营收比例为91%。而运营亏损为3260万美元,2017年同期运营亏损为1510万美元,净利润为1.661亿美元,2017年同期净亏损为1720万美元。

  回头来看,人人网总是在跟随行业热点,却没有清晰的品牌定位,在转型中早就把当初的“校内社交”抛诸脑后,团购兴起时成立糯米网,后又卖给百度;游戏火爆时开发了人人游戏,微信崛起,又做了一款人人私信,美图受追捧,人人又做起来自拍软件,然后涉足互联网金融,直播领域的人人直播……每一次风口都能看到人人的身影,但在追风的同时,人人似乎也迷失了方向。

  与人人网处于同一时期的还有天涯社区、猫扑以及西祠胡同,同样是不少80后、90后的青春回忆。今年6月份天涯社区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90万股股权转让公告引发了网友们的集体回忆杀。

  当年泡在天涯的岁月,几个小时地刷着网站,有网友表示:“天涯杂谈当时的江湖地位是所有BBS难以望其项背的,写手优质,甚至有些现在成了名人、作家。”

  当年天涯也是互联网时代的流量王,不少社会热点事件,娱乐八卦都在天涯发酵传播,社会影响力并不亚于现在的社交媒体,最早的一批网络红人,比如宁财神、孔二狗也是从天涯扎稳了根基,获得一批忠实粉丝。

  而如今的天涯,也面临着转型的困境,老用户的流失,新兴网民对这种“古老”的社交早已抛弃,如今再说起“灌水”“大虾”等那个年代的流行词,都似乎隔着一层无法跨越的年代感,作为天涯曾经的用户时报君也是很久没有登录了。

  再如昔日辉煌的西祠胡同,如今也渐渐走向了没落,还有都不再被人提及的猫扑,国内大型传统BBS论坛都面临着同样命运和困境,就连腾讯QQ空间,00后都不再热衷,那些80后、90后也都不会再打开空间花上一点时间去写一写QQ日志,等着人来评论了。

  取而代之的,是不用费脑,还能展示个人才艺,甚至说不定哪一天突然走红的抖音、微视频等短视频平台、直播平台更是千禧一代的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