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八卦娱乐 >

东方雄狮霍英东:一家三代建南沙,离世享受国葬待遇

编辑:凯恩/2018-09-06 15:30

  “庆典开始,邓小平作为中央军委主席坐在开篷吉普车上检阅三军队列,战车载着中国造的巨型导弹驶过长安街,又看到刚刚从洛杉矶凯旋的中国体育健儿胸口挂着金牌在我们面前走过……我那时看得很入神,很激动,这时,有一个女记者走到我身边,问我有什么感想。我当时一时不知说什么话好,眼泪却流了出来……”

  有人说,霍英东想把这块面积三倍于澳门的地方建造成广州的尖沙嘴。但是霍英东反复强调,他投资南沙不求回报,不是做房地产生意。他说:“南沙是我的一个梦想。”

  霍英东在南沙进行的投资,迄今已达30多亿人民币。2012年,霍启刚郭晶晶大婚,内地婚宴就选址霍家在南沙的自有物业——南沙大酒店。

  而他的儿子们娶的妻子以明星居多,大儿子霍震霆豪娶朱玲玲是一向低调的他们家第一件风光大办的事,被人问起原因的时候,他居然说,“当时,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大讲排场办婚事,为什么要震霆娶一个港姐?其实,好多事,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知。那时,我和震霆常常要到国外,为中国的体育会籍问题奔波,震霆需要知名度,这对在国际上开展有关体育外交活动有帮助……”

  他支援大陆被港英政府视为眼中钉,屡次打压排挤

  霍英东立刻成了第一批回国支援的香港商人。

  北京政府虽然没有治疗经验和条件,但却倾全力治疗他,加上霍英东心很宽,平时嗜爱体育,身体基础好,居然就挺了过来。

  他一生大气也没逆过豪门定律,三儿子霍震宇状告二哥侵吞财产,一纸诉状将全部家庭成员都告了上去。好在他们终究还是克制的,围观群众没从中得到八卦狗血的滋养,只是惊睹他的家庭财产被清算,至今似乎仍然是谜。

  可能好事做得太多,霍英东的婚姻和子女运都很好。

  一个这么大的国家,怎么能连自己的设计、施工都没有?他不顾阻抗,坚持启用了两个中国本土设计师佘峻南、莫伯治,带他们去香港和世界其他大都市参观学习。等酒店建起来,连世界顶级建筑设计师贝聿铭都不住称赞:“中国有天才的设计大师!”

  (七十年代中国)

  在被港英政府百般凌虐的时候,他依然接下了数不胜数的并不赚钱但是利于香港市民的工程——赚钱的港英政府也不会给他。他的作为自然也被人看在眼里,被誉为“香港最有名的实业家”。

  霍英东始终有个信念:中国人是全世界最聪明的。可中国人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成为最杰出的人,唯独在当时的中国本土,却懒惰异常,束手束脚。

  5

  霍英东地产做得最火的时候,一股没来由的毒风突然传遍香港,说霍英东要被递解出境,呼吁千万不要买他的房子。

  这里风景优美,但不算是最好的选择。要在这里建酒店需要填河造地,造价很高,很多人提供了更好的酒店选地,但霍英东一眼定了这里,再不动摇。

  可是敏感的文革时代动辄得咎,他什么都不敢动。

  他们奉行着最传统的家庭模式:丈夫在家拥有至尊的男人地位,几位太太沉默的、爱着的、奉献着过满这一生。她们隐在男人背后如此之深,以至于外人想要探寻在这种古老的方式中,一个女人内心深处究竟能在何等程度上得到幸福,都无处可探。

  但他往前走就不回头,连他自己都拦不住。

  (霍英东就最开始就用这种驶风船挖沙,驶风船还一度是香港的标志)

  霍英东代表的是一整代香港人,邵逸夫、包玉刚、陈祖培……这些香港老牌商业巨子,同时也是庞大的爱国人物群像。被误传靠内地发财的王宽诚,连病死都要死在北京,对于从小在香港长大的他来说,那不是客死他乡,而是终于落叶归根,安心地回到了家。

  其他儿子婚礼都从简,多少年后这一模式在霍家第三代上又重复了。霍启刚风光大娶郭晶晶,步步惊心还是豪门恩宠?大概又是一个痴缠几十年的话题了。

  (霍英东与冯坚妮)

  霍家人都哄堂大笑,霍英东却笑不出来。

  当时虽然联合国已经承认了中国,但国际反华势力很强大,所有的国际体育组织都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席位,而只有台湾地区的席位。

  二姨太产下一子,当年霍英东又娶了三姨太林淑端。三房各自生活,几不来往,也不同场出现。

  但霍英东的大气丝毫不折。托尔斯泰曾评过他这一类人物:“无论何时,有战伐必有征服者;无论何时,国家有变,必出伟人。”

  4

  香港地产业几番起落,霍英东每次抄底出手,时机和位置都把握得相当精准,他常常做公开演讲,对香港地产复兴时间的判断也极为准确,可是他几乎每次出手都被砍断,这个当年几乎是鼻祖的人物,就这么被毫无道理毫无廉耻地掀翻出局。

  霍英东坚持不占农田,而是填海炸山。由于南沙当时到处都是烂泥湾,修建海堤也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父亲想要将南沙与香港的船程缩短到1个小时15分钟,但全世界都买不到这么高速的船,于是又建了一个造船厂,自己设计制造高速快艇。”

  这还不算,霍英东要兴建星光行,特意拉何鸿燊等人一起入伙,以期港英政府顾忌他人有所忌惮。可是港英政府再次秀了自己的下限,它和美国领事一起威胁星光行所有的租户,要切断电话,拿掉全部美国制造品……商户如何敢跟政府对抗?自然是纷纷跑了。

  兴许是这么多年风云变幻,看尽了冷暖,受尽了苦楚,他的财富已经给孩子们遮起了一把参天巨伞。孩子们不用四处奔波,不用风雨交加,只需要安心地待在一个翅膀下,便可稳度余生。就像一切希望孩子做稳定工作的父母一样,这样简单而朴素的一个愿望,也同样属于那个身为父亲和爷爷外公的霍英东。

  (邓小平接见包玉刚)

  2006年10月28日,霍英东因病在北京逝世,政府有关部门参与操办其葬礼,以高规格送别了这位爱港爱国的企业家。遗体返港期间,霍英东的灵柩覆盖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并由十人扶灵,董建华、何鸿燊、李兆基等均在其列。有评论称,霍英东在“国葬”的级别中告别。

  原因无他,就是当初美英联手通过禁运制裁中国的时候,霍英东向中国偷偷运送物资,帮自己的国家渡难关,港英政府不能看他坐大。

  2

  可是霍英东自己却累病了。酒店建成之后,他得了淋巴癌。

  他这一生大开大阖,衬得上伟人二字。

  行路难,归去来。

  奉行传统婚姻模式,揭秘儿子迎娶港姐的原因

  “白天鹅”历经争议和辛苦,终于是成功了,它在这贫穷的国家里破天荒被接纳为“世界一流酒店组织”成员;尼克松下榻白天鹅后说:“我曾经住过美国和全世界的许多酒店和总统套间,我认为没有一间能超过白天鹅宾馆。”它自主探索的管理模式被誉为“白天鹅模式”,成为高级酒店的先驱模板。

  (霍英东葬礼)

  (霍英东大房一家)

  霍英东主动同港英政府签订协议,独力供应全香港所需的沙子,这件事耗时耗力极大,所获却甚微。港英政府想空耗霍英东的力量,霍英东却不这么想,“香港每天都离不了沙,一天没沙,建筑、修路、填海造地等等都得停下来,损失很大”。

  鼎力支持祖国改革开放,修建白天鹅宾馆累到患癌

  (霍英东与吕燕妮)

  霍英东骨子里如此传统,以至于第一次立遗嘱时,他甚至把所有的财产几乎全都留给了大房的三个儿子,直到再次修正,才分给了姨太太们的孩子一点点。

  1

  广州沙基,这个地方曾经沾满了国人的血腥和侵略者的残忍。

  霍英东不得不体会,被裹挟在时之洪流里,年轻时只有懵懂热情而隐约的爱国之心,可当他以为已经强大,却仍然被英美的暗剑屠戮得千疮百孔之后,他终于明白那句话,有国才有家。

  为祖国体育事业奔波,一度被传上了台湾暗杀名单

  1925年,不堪剥削的沙面工人参加“省港大罢工”,反对英、法等国政府,当游行队伍路经沙面对岸的沙基时,英、法等国军队开枪射击,死伤超过200人,造成震惊世界的“沙基惨案”。而这里作为租界凤凰娱乐(fh643.com),中国人一度不被允许踏入。

  虽然后来证明是个谣传,但霍英东心里清楚,这是第一枪。港英政府为他准备了一杯清茶,里面是万千毒针、飞镖,奇门遁甲。

  他待人亲和友善,在婚姻上却更像他那个时代出生的男人。他19岁娶吕燕妮,很快生下子女霍震霆、震寰、震宇。他的大夫人似乎并没有获得太多的爱,孩子们出生和长大的时间里,他几乎都奔波在功名尘土的路上。

  (左起:赵世曾、冯景禧、李嘉诚、霍英东、陈曾寿、郭炳湘)

  霍英东带着大儿子霍震霆为了中国体育重回世界体坛四处奔波。他先是想让中国羽毛球回到国际羽联,然而当时国际羽联的秘书长坚持两个中国,绝不松口。已经是亚洲足协副会长的霍英东,转而打算中国足球进入亚洲足坛,驱逐出台湾。

  (霍英东接待英国女王)

  2015年4月21日,广东自贸区正式挂牌。挂牌仪式就选在了广州的南沙。挂牌当天,霍氏三兄弟霍震霆、霍震寰和霍震宇悉数到场,一同到场的还有霍震霆的儿子霍启山。阵容如此强大,恰似霍震霆现场那句“家父不在了,但仍有南沙梦”的最好注解。

  没过多久,香港地产拍卖,星光行周边的中区地王以2.58亿港元成交,创当时香港和世界地价的最高纪录;而附近星光行的利润有多丰厚也可想而知。

  而那时,国家体委不理睬他,他自己找酒店,自己四处托人,单枪匹马解决,甚至他把国际足联代表请到北京、请国家体委派人接待的时候,北京方面的代表还当面骂对方是“资本主义的走狗”。而他因为太过卖力,惹得台湾一度传话要暗杀他。他捐赠巨额奖金,用以奖励奥运会中获奖的运动员们。

  不过,港英政府迫害他的原因是他“亲中”,而他确实是“亲中”的。他曾说如果内地召他回大陆定居,他立刻就去。不能跟内地通商,他就点滴支援内地,他是香港第一个用国产电梯的人,葡京和星光行就用的国产电梯。可是那时中国落下真的太远,那些电梯几凤凰彩票(fh643.com)天坏一次,还没有维修和零配件。他因此被人骂了无数。

  霍英东自己都说,自己被搞得心力交瘁体无完肤。

  (霍英东投资以“引水去泥”法疏浚澳门外港码头)

  那时候社会还动不动就是一股大讨论大风浪,一切事情被装上了扭曲的放大镜,似乎随时可以反弹回那个可怕的年代。不但有人公然在全国政协会议的茶话会上讲相声讽刺白天鹅,甚至连他要求酒店女服务员穿丝袜都引起意识形态的争论,说那是资本主义的东西。

  他建造的是一座富有理想主义色彩的现代新型城市。他把南沙视为一件极其高贵的艺术品,呵护备至。那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请世界上最优秀的设计师精心设计,甚至于每一条船,都是从世界各地精心挑选后购买的。

  试水总是小心翼翼的,他开创了中外合作兴建旅游宾馆和高尔夫球场的先河。不过所有的尝试与意义,在他建造“白天鹅酒店”时达到巅峰。那里承载了他对国破家亡的恨意,对祖国的爱意,和他卓越的商业才能。

  港英政府撕破了脸,就不打算再顾廉耻。它以政府的力量压制霍英东所有的产业,最终逼得霍英东自断臂膀,屈辱地将星光行卖给置地。

  “价钱多少是小事,但这是史无前例的耻辱!我就算卖,也不能卖得这样低声下气!”

  幸好国家有变,必出伟人。跟他一样矮小寡言,却心有大格局的邓小平上台了,他一扫文革颓局,将中国带进了改革开放的新历史。

  (白天鹅内部,这里叫故乡水,邓小平来的时候特意赞扬过。霍英东说“我住在香港,一年到头都是喝东江水。我们要饮水思源。)

  改革开放要引入第一批合资酒店,属于他的那一间,他选了广州沙基作为地址。

  事实证明霍英东果然高瞻远瞩,很快货柜运输业就成为了世界运输业的主流,香港也在70年代成为世界海运中心之一,而霍英东也再无机会。

  这个时候英国对香港的直辖权已经被动摇,抱着能搜刮多少是多少的念头治理香港。何况长久以来,对英国来说香港只是一个用来吸血的地方,它所在的东方殖民地司是英国政府心照不宣的安置蠢材官员的地方,它几次危难,英国没帮过一把。

  (霍英东父子与阿维兰热)

  后来霍英东有机会进入内地,对这穷困了解得更为深刻。都已经是70年代了,大多国家高层干部衣柜里只有一套衣服。霍英东去北京最高级的北京饭店,洗手间的浴盆都没有活塞,想找个暖水壶塞住,可是酒店连个暖水壶都没有。

  做完这一步,港英政府得意洋洋地撕下了最后的遮羞布。

  中国体育艰辛的重回世界之路,实质就是中国取代台湾,从两个中国到一个中国的历程。霍英东前半生几乎是半部香港变迁和发展史,后半生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先驱和探路者,又通过体育为中国在台湾问题上、使得全世界在事实上承认一个中国扫平了一部分荆棘。

  酒店建成后,霍英东要求完全开放,不论是否入住,所有人都可以随意进来参观。在各界强烈的抵抗中,霍英东说出了那句对很多商人影响至深的话:“我始终认为,先有人气,然后才有财气。”

  国家真的太穷了。他究竟能为自己的祖国做点什么?

  霍英东很爱国,他多次讲述1984年10月1日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观礼的情景—— “那年,正好是建国35周年大庆典。以往,每次参加国庆观礼团,我都是站在天安门城楼下观礼,但这次,第一次被安排在楼上。我当时也觉得很奇怪,因科威特王子以及不少国家的贵宾都只是在楼下观礼。”

  而因为从小被叫着东亚病夫长大,霍英东在中国体育上做出的贡献绝不亚于他任何一个成就。

  北京申办2000年奥运会,他倾尽全力协助中国体委,甚至北京方在自我推荐中就有一条是:北京若申办成功,香港的霍英东就捐赠一个10万座位、耗资十亿的主会场给非洲。可惜那次申办还是失败了,当时他已经是个老人了,那次失败的打击到了有人猜测他会自杀的地步,可见何等爱之深盼之切。

  (港英政府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

  探路者常常要承受更多的非议和压力。霍英东建立白天鹅期间,就感受到了文革之后的中国那股独特的抗拒、惶恐、慌乱和封闭。

  (七十年代中国)

  他披荆斩棘,为了中国体育回到国际足联、世界羽联、国际羽联反复奔走。

  (七十年代中国)

  3

  他环顾世界和香港,切入了尚弱小的货柜运输业。然而他港英政府立刻从中作梗,将他赶离这个行业。

  (香港葵涌码头,分一二三四号,当时霍英东中标了最大的一号码头,也就是现在的香港一号码头,但是被港英政府百般阻扰,最终逼他放手了)

  昨天推送文章《他是赌王背后的男人,刀尖舔血白手起家,32岁缔造香港房地产传奇... 霍英东,英姿勃发于东方的雄狮(上)》很多人留言迫不及待想看下篇,这篇文章的作者是独角小兽,小妹(微信号:entifengvip)很抱歉昨天忘记给她署名了,今天她将继续和大家聊一聊霍英东的人生传奇。

  从来都笑眯眯的霍英东愤怒了。

  等到安稳一点,他却又娶了二姨太冯坚妮,冯是他的初恋,16岁遇到他,相恋5年,而后一别两宽,各自嫁娶,等到两个人再相遇的时候,初恋女友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再见情依然不知何处而起,两个人结了婚。

  霍英东的儿子霍震宇对记者说,父亲1985年带着他第一次去南沙,那时他根本不能理解父亲的思想,记忆中全是旅途的颠沛。因为,当时直线38海里的路程,要经过3天的辗转才能走完。最初开发时困难重重。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霍英东统领香港房地产业。他自小失了父兄无人依靠,现在却成了众多人的依靠。

  也幸亏体育这个他热爱一生的东西。他从小酷爱体育,直到年纪很大,还一天运动六个小时。他是香港几乎所有体育项目的会长,而他一生中很多重要的转折,也都以体育作为先驱。

  而霍英东大概仍然是骨子里的旧式英雄主义作祟,他要求所有的孩子以后都不得经商,都要从事医生、律师之类的社会服务行业。做医生的儿子想要独立出来开诊所,都被他严厉制止,要求儿子必须待在医院。

  挖沙并没有让港英政府消停,它甚至不再满足于背后捅刀子,开始亲身上阵。他和英美日资本一起参加地皮拍卖,最后只有他真正参与竞标,然而港英政府看见只有霍英东入选,竟然取消了这次拍卖。

  上世纪70年代以后,英资地产公司屡屡判断失误,一些眼光卓绝的华商如李嘉诚、郑裕彤、李兆基等渐渐壮大与之分庭抗礼,而霍英东已被隔绝在外。

  十年间,霍英东在中国内地的捐赠就花了几十亿,辛苦奔波,劳神奔命,他自己也说:“我们家族每年在港澳的生意入息4亿多港元,不但全部用到内地,连我们在瑞典银行的存款也拿出来用在内地,倾家荡产为了什么呢?甚至几乎连命也赔上,为什么?我的子女有些都不理解,骂我的,何苦呢?不也就是为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为了中国的现代化建设……”

  大道如青山,我独不得出。

  我半生戎马一生辛劳,已足够为你们遮风挡雨,我将你们一生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愿你们无人再惊,无人再苦,无人四下流离,无人无枝可依。

  (香港商业大佬在北京)

  倾家荡产修建南沙,只为有一个南沙梦

  过了几年,深夜他的电话响起,是他的儿子霍震霆打来的:“2008年奥运会申办成功了。”他在这边,只淡淡地对了儿子说了两个字:“很好。”很久以后儿子才知道,那一天他彻夜没睡,兴奋地游了一晚上泳。

  英资的置地公司要求以3750万港币的低价收购星光行,但是只付1750万,其他的钱用空头支票支付。

  (霍英东与国际足联主席)

  霍英东也不是没有寻过出路,他这样的人物怎会甘做困兽?

  来自下层的压力同样令人头疼,搭起工棚来后,就不断有人过来骂,说影响晨练了,没地方谈恋爱,有人甚至当街放一个高音喇叭,天天在骂。

  可惜2006年霍英东去世,梦寐以求的那个国家扬眉吐气的时刻,他是看不到了。

  拿广东番禺的南沙岛来说,这是霍英东晚年心目中的“金银岛”,他定下了大举开发南沙岛的计划,要把南沙岛建设成“香港”式现代化的滨海城市,预计总投资超过100亿港元。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霍英东觉得激活人的力量才是核心。当时建大酒店都是直接习惯于直接从国外订购,酒店的所有设备、设施,甚至连已经预制好的建筑物都运进来,安装一下就成为一家酒店。连最好的建国酒店都是如此。

  可是台湾足球已经在那里很多年,甚至以中华民国的名义成为了创始国。亚洲足协主席东姑拉曼又亲台。在种种困难境地里,霍英东居然从章程里找到了漏洞,使会议连破三次特例,过程和结果都创下了世界体育史上的先例。

  大概真正内心伟大,才能看得清世事,记得清初心,不因为短利而陷入数典忘祖的喧嚣。

  他带着一家人去家乡番禺,儿媳妇朱玲玲说想去洗手间的时候,立刻有热心人跑去端来一盆温水,让她洗手。

  一个人再强大,也强大不过女娲补天。人补得了天,做不了天,国家罩在头顶那种苍穹的力量,和平时代的人无法体会,这是他们的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