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八卦城 >

从大学生士兵到全军优秀指挥军官的成长故事

编辑:凯恩/2018-12-05 14:03

  本报特约记者 丁广阳 胡 伟 陈 云 本报记者 杨清刚

  专业集训,我觉得自己文化底子厚,随便学学也不至于落后于人,谁料第一次考核,竟得了个倒数第二;

  战车上按钮很多,团里规定,只有全部操作程序烂熟于心,才有资格登上战车。终于等到操作体验了,谁料一接通电源,面对一大排闪烁的指示灯,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操作步骤忘得一干二净,没敢动手,就狼狈地下了战车……

  从大学生士兵到全军优秀指挥军官的成长故事——陈明:我成长我快乐本报特约记者 丁广阳 胡 伟 陈 云 本报记者 杨清刚陈明正在给发射站下达射击指令。刘树生摄

  在不少人看来,今天的我小有成就,成长顺利。其实,当兵的日子里哪有那么多的顺顺当当?

  在我们部队,导弹每命中一次目标,便在战车上镶嵌一枚“功勋星”,属于我的就有9枚,在全团官兵中是最多的。每当看到它们,我心中的成就感就像一只关不住的小鸟,使劲儿地扑扇着翅膀!

  要说大学生士兵的优势,我觉得学习能力是最大的优势。为了更好地驾驭新装备,我系统学习了《自动控制原理》《数字电路》《雷达原理》等专业基础理论;运用大学时学习的计算机编码原理,我将战车操作舱内的按钮分成8个区,编成朗朗上口的“顺口溜”。结果,我总结的13种训练方法被部队推广,制作的“战车射击教学课件”在军区获奖。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南国海边的军营里,陈明唱着这首《小草之歌》,快乐地成长着。

  谁知,自己超常的付出没有得到预期的回报。2004年3月,团里干部调整,要提升3名发射站站长,战友们都看好我,我自己也觉得很有把握。可方案一公布,我不仅没被提升,还被平职调到教导队任教员。

  磨砺让我越来越自信,也让我认识到:小草的生命力在于根植于沃土,根扎得越深,与大地贴得越紧,就越能快乐地成长!

  看来,挫折每个人都会遇到,承受能力差,针尖大的事也会在心里吹起斗大的风;承受能力强,再大的风雨也能经受得住。一次,团里对“战车在复杂电磁环境下抗干扰问题”展开攻关,我积极申请参加。到了课题组才发现,频谱管理、电磁学、遥感学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领域,好长时间担负的研究项目没什么进展。一时间,领导想换人,也有人说风凉话……

  【人物小传】 陈明,南京军区某集团军防空旅地空导弹团二营营长。1997年7月毕业于南昌航空大学计算机及应用专业,分配到江铃汽车集团公司任计算机管理员,同年12月入伍,2000年3月提干,历任导弹操作手、教员、发射站站长、营指挥室主任和导弹营营长。入伍13年,他多次参加重大军事演练,发射导弹命中率100%,先后荣立二等凤凰彩票(fh643.com)功1次、三等功3次,被表彰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全军优秀指挥军官、全军学习成才先进个人。

  我想,挫折不可怕,怕的是一挫就折。4个多月时间,我每天钻研到深夜,头发掉得很厉害,最终啃下了这块硬骨头。这些年,我参与研究的课题,10多次获奖,其中还有一项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呢!

  走出“眼高手低”的束缚,才能品尝到实现大学生士兵价值的快乐

  成功的喜悦越来越多。一次,部队远赴大漠深处,参加全军复杂电磁环境下检验性演习。出发前,我查阅大量抗电磁干扰的资料,拍摄500多张雷达图像照片,建立数学模型精确分析计算,绘制出目标运动轨迹,总结出8类干扰现象、12种抗干扰措施。这次演习,蓝方实施全频谱重度干扰,我发射4枚导弹全部命中,集团军给我记了二等功。

  “成长设计”落空了!一时间,心中的失落难以排遣。团领导找我谈心:让你当教员,就是要补齐短板弱项,增加复合经历。最终,我愉快地服从了。

  见我有些“发蔫”,排长找我谈心,给我讲了“南京路上好八连”大学生士兵公举东的故事。公举东“在连队我又读了3年大学”的感慨,拨动了我的心弦,让我明白:在军营如果找不到兵的感觉,体验不到“我是一个兵”的快乐,再好的种子也难以发芽、扎根、成长。

  挫折不可怕,怕的是一挫就折,品尝不到超越自我的快乐

  

  说实话,“大学生士兵情结”在所难免,关键看你怎么看。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份《名校大学毕业生发展状况的调查报告》,分析了许多大学毕业生走向社会“败走麦城”的原因,重要一条就是“自命不凡”!

  那段时间,我严重“水土不服”,在工作生活中接连碰壁。眼睁睁地看着战友们超过了我凤凰娱乐(fh643.com),内心挺难过,可是,又不知该怎么办?

  正当我踌躇满志,觉得可以大显身手时,一系列“没想到”接连而来,让我十分苦恼——

  一次,我探亲休假参加同窗聚会。看着我这双伤痕累累、满是茧子的手,同学们说什么的都有。有人敬佩我,也有人说:“再怎么说你也是个大学生,不该干这种低级的重复劳动!”那天,我破例喝了不少酒,心中很不是滋味。

  记得当年,新兵连100多号人,就我一个大学生,各级领导来连队时总要勉励我一番,这让我美滋滋的,心底渐渐萌生了“鹤立鸡群”的优越感。

  心里老惦记着大学生的光环,怎能品尝到“我是一个兵”的快乐

  这使我意识到,大学生士兵如果不脚踏实地从“零”起步,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零”。在新装备专业集训的3个月时间里,我每天提前1小时起床,背外文、学习装备知识,遇到问题追着向教员和战友请教。集训结束时,我被评为“全优学员”。

  参加预提军官集训时,我还是个上等兵,学员中有的是英模,有的是特种兵骨干,有的是“全能标兵”,我感到了巨大压力。为了练好单兵战术动作,我右手的指甲盖掉了两个……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团领导的良苦用心:正是因为有了当教员的经历,我才在各级组织的教学法比武中获得了11次第一,被集团军评为优秀“四会”教练员。

  我警醒了,开始尝试着寻找兵的快乐。政治教育课上,我用心聆听;训练场上,我告诉自己要坚持;公差勤务,我也抢着干……我把自己的弱项,一一记在小本子上,改正一项就撕去一页。

  当时,同批入伍的大学生士兵们跟我的想法差不多,总感到当兵是“进错了门”“走错了路”,一些战友还产生了早点退伍回去发展的念头。

  我是军人后代,打小就想当兵。不过,刚到部队时,我并不懂得什么是兵的快乐。

  新兵下连时,集团军领导把我们当作“宝贝疙瘩”,当年入伍的27名大学生士兵全凤凰彩票(fh643.com)被抽调到新组建的导弹团。看着威风凛凛的战车,我顿时热血沸腾,这不是我参军报国的梦想吗?

  站在领奖台上,听着战友们雷鸣般的掌声,我突然发现:原来,当一名“真正的兵”是这样的快乐!

  “我是大学生!”头上的光环让我有点飘飘然,训练不够上心,觉得差不多就行了;日常细小工作不够主动,觉得与自己的身份不匹配。记得当时部队刚刚组建,课余时间常要搬石头、种草皮、整菜地……我烦得要命:“我来部队哪是为干这些鸡毛蒜皮的事?”

  记得刚入伍,我第一次跑5公里越野,没到1公里就气喘吁吁掉了队;第一次引体向上,用尽全身力气才拉上1个,第2个再也没能拉上去……

  慢慢地,本子越来越薄,进步越来越明显。新兵连结束,我被连队评为唯一的“全优新兵”。

  “当兵是好兵,精武是尖兵,带兵是标兵”。人们这样赞誉他。成长中,陈明有着怎样的心路历程?让我们倾听他的述说——